当前位置:> 专用汽车频道 > 商业咨询> 吴长江案新发现,海南省高院副院长终被查,百亿家族生意曝光> 正文
吴长江案新发现,海南省高院副院长终被查,百亿家族生意曝光
湖北汽车界 688che.com 更新时间:2019-6-4   来源: 湖北汽车界 

记者5月31日从海南省委政法委获悉,日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同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远生涉嫌违法犯罪接受公安机关侦查。

高院副院长的家族产业:关联企业至少35家,资产或超300亿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及其丈夫刘远生,最近陷入了舆论漩涡。

近日,多位知情者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举报称张家慧是“中国法院系统史上最富有的法官,身家至少200亿”。看看新闻Knews记者调查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张家慧已被庞大的家族企业簇拥——其夫刘远生通过直接持有企业股权,以及通过张刘双方亲友、商业伙伴担任相关公司投资人、高管,掌控着庞杂的利益链,构建了价值超百亿的商业帝国。

法学博士夫妇

张家慧生于1965年3月,重庆市万州区人,现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分管民事诉讼)、海南省女法官协会会长。她1988年从四川师范大学英美文学专业本科毕业,1990年获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学位,2000年获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01年9月至2003年8月在中国社科学法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海南省法院系统一位退休的资深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时两人都是助理审判员,刚来经济条件不好,法院同事还专门为他们捐过款。”

经商后的刘远生仍不忘法学研究,以法学专家身份游走海南政界,建言献策。他是海南省现代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该院成立于2012年,是隶属于海南省社科联的法学研究机构,号称和中国行为法研究会、西南政法大学、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海南省法学会、海南省仲裁委等单位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2018年度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课题立123项,刘远生以海南省现代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身份申报的《检察官惩戒机制研究》入选。

官商“二人转”

“不仅在学术上合作,他们还司法搭台、商业唱戏,演绎了精彩的官商‘二人转’。”一名不愿具名的来自海南的举报者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刘远生、张家慧多年来共同在张家慧履职的势力范围、张家慧老家重庆市万州区、刘远生老家近邻地四川省泸州,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查阅工商档案发现,刘远生旗下以及关联公司目前初步统计至少35家。其中,刘远生直接持股的公司5家,由刘远生、张家慧的亲属、朋友持有的公司多达30家(包括3家境外离岸企业)。这些公司最早成立于1995年8月,最近的成立于2018年12月,注册地域分布于海南、重庆、四川、北京、香港和英属维京群岛。

据看看新闻Knews记者多方调查,在张家慧、刘远生庞大的家族企业群出任控制人或高管的,主要有张家慧的哥哥张家平、二姐张家华,姨侄贺府、刘磊;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弟媳牟珍琼,胞妹刘亚丽、妹夫王健,以及牟珍琼的弟弟牟成斌、妹妹牟友群夫妇等;还有刘远生长期的商业合作伙伴肖洪有、黄健明,张家慧早年履职海南中院时的一位领导之子蓝天等。

庞大的“亲友团”通过交叉持股,成立了大量关联公司,产业行业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旅游、商贸、影视、金融、酒业、医疗、现代农业、咨询服务等板块。

张家慧、刘远生的“亲友团”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统计这些家族企业,发现其中许多显示出共同的住所:海南省海口市丘海大道56号水云天小区,以及共同的对外公开联系方式0898-68683237,510737239@qq.com。刘瑞君、蓝天等人还同时在多个公司任职。

而且,这些企业的注册地点、成立时间,和张家慧的履职经历高度吻合。其中,张家慧1992年至1997年在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间,刘远生就成立了一家公司,开启商业之旅。1997年至2005年,张家慧调任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任法官期间,刘远生持股的企业及家族关联企业达到10家。2005年底,张家慧上调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后,成立的家族企业数量更是井喷,达到24家。

张家慧家族企业群。这些企业的注册地点、成立时间,与张家慧的履职经历高度吻合。

一名深谙财务的举报人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张家慧、刘远生夫妇身后的这些企业总资产保守估计至少200个亿。李善杰也说,刘远生在和他交往的几年里多次表示自己实力强大,资产不下300亿,“在易真武敲诈案中他称这个是他的显摆炫耀,但我认为吹牛的成分不大,他那些资产实实在在摆在那里”。

 

刘远生的“第一桶金”

海口洪远顾问有限公司是刘远生1995年8月成立的第一家公司,他和律师肖洪有各持股份50%。

今年70岁的肖洪有,重庆人,1988年海南建省就踏上这个海岛,是第一批“闯海人”,曾担任海口市政府法律顾问、海口市人大法工委委员,号称获得过英语和法律两个专业的学位,是海南省仅有的几名能直接用英语(听、说、读、写)处理律师业务的律师之一,以涉外法律事务见长。

肖洪有无疑是刘远生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张家慧调任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后,肖洪有紧随其后,1999年成立洋浦鑫祺工贸公司,刘远生的老家长辈刘具明出任法定代表人,注册地在洋浦港北路兴立大厦。

而这栋大楼就是张氏家族企业的最早孵化器,在随后的6年里,洋浦慧远咨询顾问、洋浦迪纳斯咨询顾问、洋浦恩威贸易、洋浦鑫友实业等四家公司相继在这里成立。

对张氏家族企业群体来说,海南迪纳斯投资公司则更具孵化器意义。该公司2001年10月10日成立,注册资本高达1000万元,由刘远生的弟弟刘义珊及其妻牟珍琼持股。刘远生担任总经理,他在重庆万州易真武敲诈勒索案中的证言表示,自己虽然名义上为总经理,但系“实际老板”。

可是,这家公司当时对刘远生构建商业帝国的作用尚未显现出来。海口一位熟悉刘远生的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刘成立于2002年5月、占股75%的海南唯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他赚得“第一桶金”,完成商业原始积累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家公司首先盯准的是大量闲置地块。1994年至2000年,海南房地产行业从空前繁荣到泡沫破灭,2002年正是积压严重时期,街头巷尾举目皆是烂尾楼。刘远生认为这是机会。

机会也来了。

2003年3月,唯舍公司受让工行长沙分行汇通支行在海口的一块面积37936平方米的抵押土地。该土地的使用权为湖南汇宇物业公司所有,但早在此前10年就因贷款抵押给工行汇通支行,一直闲置。海南省处置闲置土地办公室2001年1月发布公告,决定无偿收回。

汇宇公司本身无资金开发能力,工行汇通支行又不能投资开发此地,作为政府统一规划小区开发又不能分割处置,为避免已抵押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被收回,防止金融债权“悬空”,双方愿意唯舍公司来投资开发这块土地。

唯舍公司于是在该地块上开发“水云天”小区,它位于海口市龙华区繁华的丘海大道,与著名的明代清官海瑞的墓地仅隔一条马路。目前已建成了三期,第四期两幢总面积约5万平方米的商住楼仍在开发中。

唯舍公司应于2005年1月1日前支付给工行汇通支行全部士地转让款1257万元,但直到2011年仅付568万元,拿地成本低下。

海口当地一位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年能拿下“水云天”地块,特别是其后把属于公众的浜崖村湖圈入小区范围,显示了刘远生非一般的政商资源,而正是这湖提升了价值,让水云天小区房价攀升。“2003、2004年,海南房地产开始复苏,到2009年房价已从4000元升到过万,水云天二期开发赶上了这个好时机,刘远生赚得盆满钵满。”

 

海口水云天小区,刘远生在这里赚得商业原始积累的“第一桶金”

这个小区继洋浦兴立大厦之后,亦成为张家慧、刘远生众多家族企业的孵化器,后来至少有7家在这里注册成立,但不包括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

 

高尔夫球场与离岸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住所也在海口市丘海大道56号水云天小区,但它远在这个小区开发之前的1992年1月就已成立。

这家公司当年就得到海南省建设厅、土地管理局批准,选址文昌铺前镇七星岭歌村地区1990亩土地,开发建设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游乐度假区。其命运多舛,直到2007年4月才获得文昌市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海南明日香高尔夫球场早已建成。位于海南岛最北端的文昌市铺前镇,背靠七星岭,坐拥两公里长海湾,沙白水清,风光旖旎,面对琼州海峡,与广东徐闻隔海相望。今年3月18日,海南第一座跨海大桥——海文大桥建成通车,从海口市中心驱车至该处仅需30分钟。

刘远生曾在一段视频上说:“这是海南第一大高尔夫球场,有两公里多长的海岸线。”重庆敲诈勒索案被告易真武在一封信里称,刘远生给他们详细地描绘过他关于这个高尔夫球场的宏伟商业蓝图,“等跨海大桥竣工了,高尔夫球场价值就翻好多倍,再开发这个球场面向全球的高端别墅、私人会所、游艇码头、顶级酒店……我们几个当时真的被震憾到了,就凭这高尔夫球场在全国都算稀有”。

海南明日香公司官方的一份资料称,高尔夫球场土地在跨海大桥通车后,已升值至每亩500万元以上,项目价值超过100亿元。

海南明日香高尔夫球场一角。

这样的稀缺项目,是如何被刘远生收入囊中的,其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是,这个项目曾被停止经营,海南省人民政府欲将其收回,然而刘远生利用法院资源通过诉讼,仅以几百万就拿到手中。

海南明日香旅业注册资本7亿日元,系台港澳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华融有限公司。华融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来自香港公司注册处提供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这家公司2004年2月11日由肖洪有创办,注册资本10000港元;2008年6月4日,刘远生受让肖洪有全部股权;2009年11月5日,刘远生转让15%股权给苏立阳。 2010年11月9日,刘、苏二人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盛运发展有限公司,双双辞任华融公司董事。

盛运发展有限公司是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目前尚不能通过登记信息查出其股东,但它成为华融公司的登记持股人后,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出任华融公司董事,这无疑显示出刘义珊与盛运公司的非寻常关系。

而此前的2010年10月16日,刘义珊从一名土耳其人手中收购了另一家香港企业洁阳有限公司,持股100%。 

2017年,华融公司将其持有的海南明日香旅业部分股权转让给文昌市女企业家詹玉梅,刘远生作为担保人。詹依约支付数千万元后,华融公司却不履行协议;詹无奈与刘远生、华融公司、明日香旅业公司达成协议:詹放弃受让明日香旅业股权,华融公司退还股权转让款。

“股权转让款是付给刘远生的,这证明他就是华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起转让案的一位参与者说,刘远生长期不退款,还找不到人,詹玉梅最终找到张家慧,希望其能主持公道,张则以夫妻关系已解除为由推脱。2018年初,詹玉梅将刘远生、华融公司、明日香旅业诉至海口市中级法院。法院也无法联系上刘远生,遂以其“下落不明”,公告送达开庭传票。刘远生最终与詹玉梅达成和解,詹向法院撤诉。

 

追讨赌债与控股雷士

海南明日香旅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黄健明,出生于1960年,和刘远生的关系密切。据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公司股东李善杰曝料,黄是澳门大卫会赌场的一名负责人,刘远生与之合作在大陆追讨赌债。

李善杰说,刘远生进入重庆雷士地产,就是因2010年期间,原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在澳门大卫赌场豪赌,欠下10亿赌债,“吴长江被他们绑架到香港四季酒店,打得下跪,被逼同意还债”。

为讨还赌债,刘远生步步为营。吴长江妻子吴恋持有60%股权的重庆雷士地产成为砧板上待宰的鱼。

2011年11月14日,吴恋委托刘远生的商业伙伴肖洪有代为参与重庆雷士地产的经营管理活动,行使股东权利、履行股东职责。

2011年11月27日,雷士地产召开股东大会,选举牟成斌为执行董事并出任法定代表人。牟是刘远生胞弟刘义珊的妻弟,时年24岁,贵州道真县一位农民。

2011年12月11日,海南唯舍房地产公司与职工蓝天签订《借款合同》,约定蓝天向唯舍公司出借2亿元,用于项目开发。唯舍公司则须向蓝天提供自己或第三人享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作抵押担保。

2011年12月12日,吴恋接受雷士地产的授权委托,与蓝天签订《抵押合同》,雷士自愿用自己享有土地使用权的国有土地,为此前毫无交道的唯舍公司向蓝天提供抵押担保。

随后,雷士地产面积达48271平方米的三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在国土部门抵押登记,抵押期限两年。

2012年4月15日,刘远生与肖洪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吴恋将持有的雷士地产全部60%股份以4810.8万元转让给刘远生,股权转让款已由黄健明代刘远生支付给吴恋,刘不再另行支付。

其后,吴恋并未按照协议在15日内为刘远生办理股权变更手续,2012年5月7日刘远生向海南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认定其与肖洪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有效;确认协议所载的60%股权归刘远生所有,并在裁决生效5日内变更至刘名下。

海南仲裁委支持了刘远生的仲裁请求,他成功控股雷士地产。该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位于重庆市万州区江南新区核心区的9.1489公顷土地,现已建成澜山郡、水岸新都两个小区,尚有一块土地待开发。“全部开发完成后,雷士利润至少20个亿。”李善杰说。

位于重庆万州区的雷士地产。

对于失去雷士地产60%股权的原因,以及黄健明是否支付和怎样支付4810.8万元的关键情况,吴恋保持沉默,看看新闻Knews记者多次拨打其手机,她都未接听。

来自易真武案的一份录音,却印证了刘远生追讨吴长江赌债的说法。在这份录音里,刘远生跟人谈起拟去广东东莞收千亩土地的事情,说是对方欠赌场的钱,收了以后赌场算3分的息。一旁边人此时提到吴长江:“吴长江(的钱)你是算的5分息。”刘远生答:吴长江的,本钱都没有全部收回,“他被抓了就没得法,他要不被抓一辈子都给我们打工”。

然而,洋浦鑫祺工贸被发现根本无财产执行,法院最后只能对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

重庆律师高精忠查阅案件卷宗后表示,该案亦难以排除虚假诉讼嫌疑,“雷士本身是刘远生直接控制的公司,洋浦鑫祺工贸则为刘远生间接控制,2012年12月在刘指挥下洋浦鑫祺工贸借给雷士190万元,二者之间形同左右手”。他质疑这笔2000万元的电梯款最后到底流向了何处,“是刘远生为逃税,还是转移雷士地产资金?”

一切嫌疑的消释,尚需大幕的揭开。

扩展阅读:吹牛显摆遭偷录 高院副院长丈夫称屡次被敲诈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被卷入一起敲诈勒索案。她和丈夫的日常言行被一名男子悄悄录制成音视频,并威胁要将它们发布在网络上索要钱财。因担心音视频公开影响声誉带来负面效应,张家慧的丈夫先后三次转账50万元给涉事男子,其后选择向警方报案。

这名涉事男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早已身陷囹圄。4月30日,该案在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万州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被告人易真武,今年45岁,重庆万州区龙沙镇人,因涉嫌敲诈勒索罪于2018年6月14日被万州区公安局抓获归案,翌日刑事拘留,同年6 月29日被批准逮捕,2018年8月23日移送审查起诉,曾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两次。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4年6月,易真武与其哥哥易双全共同出资,以万州区荣文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名义,承接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在海南屯昌投资修建的华君大酒店劳务工程,标的额为人民币1907万余元。2017年11月9日,易真武与被害人迪纳斯公司总经理刘远生等人经多次磋商、结算,确定工程结算款共计2260万元,并签订结算协议。

2018年1月,劳务工程款全部结清。同年4月,易真武以工程款未结算清楚为由,将曾经悄悄录制的刘远生“吹牛”的音频,以及作为具有公务员身份的刘远生妻子在茶楼打麻将的视频邮寄给刘妻,以在信息网络上发布该音频、视频进行威胁,索要钱财。刘远生观看音视频后与易真武谈判,同意给付200万元,并于同年5月30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易真武50万元。

公诉方起诉认为,易真武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然而,在4月30日的庭审上,易真武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涉嫌敲诈勒索罪,“我用这个录音录像只是一种手段,目的是找他要合同内该给我的钱”。

据易真武的供述,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期间,他在刘远生担任总经理的迪纳斯公司在海南屯昌县投建的华君大酒店工程做劳务现场负责人。2016年工程结算时,他报给刘远生的劳务总价为2484万元,还在这个工程结算单上附上了一个要求:“我司自2014年4月28日进场至今,所涉及到的误工费及设备租赁和管理费望贵司酌情考虑。”

刘远生的证言说,2016年10月,易真武就给他发短信,说他手里有刘及其妻子的一些录音及视频。“我当时看到他发的这些信息,没有理他。直到2017年初,他又在万州堵到了我,把一些录音给我听,是我在和他接触当中聊的一些内容,其中有些是我为了显示我很有实力、夸大自己的经济实力的言论;他说他还有我老婆在公共场合打麻将的一些视频。”

刘远生当时听了很震惊和担心。他的夫人张家慧,现年54岁,是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她是国家干部,确实怕影响她。我就问易真武想怎么样,他说就是要找我增加劳务费。”刘远生在其证言中说,直到2017年7月,易真武说必须补偿他30万元,才把录音和视频删除掉,否则就把东西放在网上去。

刘远生没有办法,就想花钱把这事了了。2017年7月18日和19日,他让自己所在的迪纳斯公司分两次向易真武支付了30万元。易真武也答应收款后即将相关音视频资料交给刘远生销毁。然而,易并没有这样做,称他自行销毁。

关于这两笔共30万元钱款的打款理由,刘远生不敢向迪纳斯公司说是遭到了敲诈,因此被财务人员注明为“付劳务费”。检察院起诉时亦未将其列入易真武敲诈勒索刘远生的钱财数额之中。

2017年11月9日,最终的结算协议签订,通过双方协商确定劳务总价为2260万元,包含合同约定的劳务费、施工过程中增加和变更工程量产生的劳务费用、因甲方原因致停工造成的各项损失以及施工过程中发生的伤残事故而产生的赔偿费用等。

2018年1月,迪纳斯公司把结算协议约定的最后80万元劳务费支付完毕。

刘远生以为事情就到此了结,易真武却不这样想。“我认为有些项目的钱他不应该给我砍下来,我说的误工费、设备租赁和管理费他也没有给我考虑,还有我辛苦这几年没有挣到钱,所有我就想找刘远生再要这个钱。”

问题是,刘远生不再给易真武协商的机会,结算结束就愤然将易的手机拉入黑名单。易真武打不通刘远生的电话,但又想找其要回克扣的劳务费。

2018年4月7日,易真武就给刘远生的妻子张家慧写了一封长达13页的长信,还随信快递了一个内存张家慧和丈夫刘远生录音录像的U盘,“我就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刘远生来找我重新谈”。

易真武交代说,U盘里的一段视频录制的是张家慧和她朋友、同事一起在茶楼打牌,另外就是刘远生在和他们交往中所说的一些话的录音,内容涉及他怎样操纵股市,如何利用农业项目骗取政府补贴,检察院朋友的权力有多大,“反正是一些比较不当的言论”。

刘远生出生于1966年3月,是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政协常委,海南现代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同时担任海南迪纳斯公司、海南明日香旅业公司、海南唯舍房地产公司等多家企业的总经理或董事长;和妻子张家慧都是法学博士,他曾在万州、海南两地中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在易真武看来,他们社会地位高,知名度大,这些言行肯定不妥,因此这些音视频对他很重要,“是我要求刘远生跟我谈判的唯一筹码”。

法庭上出示的易真武供述材料显示,他给张家慧录视频,本意是“她是个很大的领导,我可以把这个视频给朋友看,炫耀和证明我有关系而已”;对刘远生录音录像则始于工程结算,“他很扯皮,一直拖着不给我们搞结算,所以每次我去找他谈的时候都录了像作为证据”,另外还觉得刘远生“有些手段比较烂,就想拍这些留着自保”。

信件和U盘在三天后到达海南省高院,然后转交到张家慧手里。张家慧的证言说:“(易真武)主要是向我诉苦,说他在承包我丈夫他们公司在海南屯昌酒店工程劳务上如何亏损,如何艰辛,希望我给刘远生讲一下,能给他多结算点钱。信中还说给我邮寄了一个U盘,让我转交给刘远生,其实意思就是让我自己看一下里面的内容。”

看了U盘里面的内容后,张家慧就“很震惊,感到担忧”,其中有一段是涉及到她本人的:2016年上半年的一天,她二姐的儿子在万州举行婚礼,她和海南省高院的同事以及一些朋友在举行婚礼的酒楼包房打麻将,“易真武作为我丈夫的朋友参加了婚礼,当时也在包房里耍,可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偷拍的”。

张的担忧不仅来自她自己的那段视频,还有他丈夫那些视频和录音,“他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言论,那是他在工作、生活与易真武等人交往中闲聊,显摆实力时说的一些不实、吹牛的话”。

丈夫刘远生也向妻子坦承,自己和她在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曾在原万县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工作过,对万州有较深感情。因此,他和易真武等人交往时对其不设防,聊天比较随意,加之希望在他们面前树立一个有实力的形象,说话的部分内容存在夸大其词,有一些还比较出格,其中就有他说“我老婆是领导,可以帮我处理事情”之类的;而且易真武还对他说过,手里还有张家慧在华君大酒店工地上说要把前面挡风水的那栋楼买来炸了的视频。

“如今网络舆情太厉害了,如果这些视频音频流露出去,我是公务员身份,肯定对我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张家慧叮嘱刘远生把事情妥善处理好,“尽量跟易真武沟通,实在沟通不了,他要钱就只有被迫给他,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刘远生拨通易真武的电话,问易想怎么样。对方说工程亏了,也和老婆离了婚,需要刘再支付一些钱给他。刘远生的证言说:“说了起码几十分钟,他就说不管那么多了,现在他录音录像已经备份了七八份,内容也给我们看了,不给钱就会发到网上去,让我老婆身败名裂。我实在没有办法,问他要给多少钱才能了结这个事情。”

双方开始讨价还价,通了很多次电话。易真武一直要求刘远生“把合同范围内的钱给我补上”。

2018年5月16日,刘远生从海南飞赴万州,和易真武进行谈判。据易真武的回忆,他要求刘远生将过去扣减的系列费用、未予考虑的误工费、设备租赁和管理费共计225万元补上,“刘远生说之前给了我30万,要我把录音录像删除,这30万要减出来,那就是195万元。我就说看在我亏了的份上,干脆还是多给我5万,共200万就行了”。

刘远生同意后双方约定了支付时间和方式,“10天内先给100万,剩下的100万在6月30日前给”。刘远生说,到了2018年5月26日,易真武就给他发信息催其付钱,“我心里还是不想付钱,就拖了一下。5月30日下午,他又给我打电话,说再不把钱汇过去就把录音录像放到网上去。我一想到那些录音录像的内容,心里还是担心和害怕。没有办法我只有给钱,我就给易真武说,我在外地出差,没在海南,先给他50万。他同意了。”

其实,刘远生早在5月28日找其弟媳借了100万,“我不想我公司再有人知道我的这些事,就没有找公司打钱,而是借钱来给易真武”。“这到底是谁胁迫谁?”李善杰说。

转载地址:http://foiuwuos.com/zxxw/195.html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 条   查看更多>>  
昵称:   匿名
评论: 请您注意:
发表评论须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 的法律责任。
     
最新图文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